上饶方言蕴乡愁 “醉里吴音相媚好”

环亚娱乐赌场网址

2018-10-18

  建平  作为土生土长的上饶人,我比较过上饶话与其他地区方言,甚感上饶话好听。

好听在地域特色浓厚,体现上饶人性格;好听在简洁、生动、形象,富有节奏感,充蕴着浓浓的乡情乡愁;好听在细腻、婉转、幽默,吴侬软语,余音袅袅,绕梁不绝。

辛弃疾《村居》诗赞美上饶话:醉里吴音相媚好,他认为上饶话听来让人陶醉,听来温柔美好。   根据市四次党代会提出的将饶信文化打造成上饶的独特名片的要求,我对上饶话进行了分析综合,认为,饶信文化是多种方言片区的结合体,主要有吴语、赣语和徽语三种。

其中信州城区、上饶县、玉山、广丰属吴语语系,铅山、横峰、弋阳、余干、鄱阳、万年属赣语语系,婺源、德兴属徽语语系。 上饶还有闽南语、客语村落的分布,现在基本被吴语、赣语同化了。 上饶话的最大特点是两不分,即:平舌卷舌音不分,前鼻音后鼻音不分,所以,学说上饶话是比较困难的。

  具体来说,上饶包括了三个方言片区:(一)赣方言区,含鄱阳、余干、万年、弋阳、横峰、铅山六县;(二)吴方言区,含信州、上饶、广丰、玉山;(三)徽方言区,含德兴、婺源。 闽方言主要集中在三清山附近和铅山县,这是因为闽人的迁入和相邻于福建。

事实上,在赣方言片区内,还有楚方言。

从修水、武宁到鄱阳、余干、万年、弋阳、横峰、铅山,都有楚方言的介入,比如赣剧的道白就是湖广韵。 据《古代文化基础》所叙,皖南是吴方言而不是徽方言,闽北话不是闽方言而是吴方言。

可见,即便婺源、德兴讲的是徽方言,其根还是吴方言,上饶一些乡村的闽方言也当属于吴方言。 从方言上,可以看出上饶吴头楚尾文化对饶信文化影响之深。

当然,德兴、信州区外地流入人口多,其语言中包含有南腔北调,但这并不影响上饶话的流行。   我长期居住在信州区,听惯了纯正的上饶话,但因为方言基础不好,至今仍不太会讲上饶话。

上饶话有五个基本特点,一曰简,如爸爸称爹或老子;妈妈称娘,或称奶;爷爷称公;奶奶称妈(mà);儿子称小俫(lei);女儿称囡妮;小男孩称小俫仔;小女孩称囡妮仔;等等。

二曰拟物形象化,如太阳叫日头,月亮叫月光,右手叫顺手,左手叫反(ban)手,膝盖叫猫咪头,扫把叫条帚,厕所叫茅司,被子叫被屋,腋下叫脥胳底,等等。

三曰顺口也顺耳,如躺下说成趴(bah)倒,雪化了说成雪烊了,吃早饭说成吃天光,吃中饭说成吃晏(ngan)昼,吃晚饭说成吃黄昏,玩说成嬉,等等。

四曰直接直白,如,讨厌说成插眼,很黑说成漆(cei)污,很小说成点点大(dao),很软说成靡靡软(nvan),很湿说成透透湿,很胖说成滚滚壮,很瘦说成壳壳瘦(xiu),做事快说成撇脱(ta),漂亮说成清干(gan),好得很说成赞得很,等等。 五曰问话独特,如,干什么做则个,什么则个、哪哈,不是呒没(meh),等等。

  上饶话,也称为广信腔,是上饶最主要的方言之一,是我国方言大系中吴语的一个分支,是江西省内最难说也是最难听懂的方言之一。 上饶为四省通衢之地,是四省边际区域中心,人员交流频繁,要让话语杂中求同,就要有自己特有的方言,上饶话随之诞生了。

源远流长的上饶方言虽隶属吴方言语系,但又区别于吴越方言。 上饶话语素温软,音素委婉,娓娓动听。

上饶人与上饶人对话,犹如妙语连珠,掷地有声,在外地人听起来仿佛是款款吴语的绝妙对唱。

倘若在外地上饶人与上饶人相遇,几句上饶话就会勾起一股股家乡的情愫,就会展现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的浓郁乡愁。

  上饶方言博大精深,比较难懂的有信州话、广丰话、余干话、婺源话等。

完全收集、整理、编辑上饶话,难度很大:一是因为纯正的上饶话有的是不能用汉语拼音译音的,只有在学说的实践中慢品细悟。 二是上饶话是一种语言文化,随着高铁枢纽的形成、三清山机场的通航,现代语言、外来语言或多或少地正悄悄改变着地地道道的上饶话基因,纯正的上饶话和不标准的上饶话之间并无明显差别;三是每个人学识、经历以及对语言的学习能力,都决定了对方言的理解程度。 我们讲惯了普通话这个标准语言,可能对上饶话的驾驭能力相对要逊色一些。   上饶话毕竟是上饶人的方言。

事实上,一种语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工具,而且代表着一个活生生的人群,是一种生活的韵味,是一种奇妙的风光,是一种地方优秀文化的重要载体。

没有乡音,无以慰藉乡愁。 这正如鲁迅先生所言:越是民族的,就越是世界的,方言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文化遗产的传承中,方言也应占据特殊的地位。

独具特色的上饶话,绝对是中国语言文化遗产中的一朵奇葩。

保护方言,也是传承地域文化、维护文化多样性的一种努力。   方言能极大增强同一地区人们的凝聚力和向心力,有着很高的社会价值。

所以,在大力推广普通话的同时,对上饶话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要在喜爱中保护好、传承好、运用好,并让其自然地进入各种文化形态之中。 我听过姚金娜老奶奶的呼牛调、摘菜等信州民歌,那一口纯正的上饶话,令人陶醉。

独具魅力的姚金娜民歌已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希望有关部门传承好这一遗产,借助这个平台,让上饶话越讲越美,越讲越广,走出上饶,走得更远。